陆广莘:卓然自立 本立道生

    9月13日,首届国医大师、中国中医科学院首席研究员陆广莘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88岁。

    “发黑而眉寿,矍铄而善思,形健而能辩,每有人叩问则不嫌不弃,如丹溪翁‘以道相告’。”9月17日,陆广莘的学生李海玉、刘理想、张卫等在北京东郊殡仪馆签到处接待来宾。忆起老师,他们泪眼婆娑。

    早上8点半,悼念大厅外已站满了人。除亲属外,陆广莘生前同事、朋友、学生、患者等近200人排成长长的队伍,手举黄、白色菊花,等待与陆广莘的最后“见面”。

    君子务本 本立而道生

    在中医界,陆广莘不仅是著名中医,还是著名哲学家。

    参加遗体告别仪式的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原副局长诸国本是陆广莘的生前好友。诸国本说,“陆老留给我们很多宝贵的财富,尤其是他核心的医学思想——中医学之道:‘循生生之道,助生生之气,用生生之具,谋生生之效。’陆老认为医学的任务是扶持、动员、发掘、提高人体的正气。”

    “陆老说,中医学之道,道不远人,以病者之身为宗师。治,若有效,最大的功劳在病者自身的生生之气。医学只能认识它、依靠它、帮助它、发展它,却不能包办代替生命自组演化调节的生生之气,一旦病者自身丧失生生之气,那就是泡在药汤里也无济于事。”李海玉表示,老师的中医学之道对自己影响很大。

    学贯中西  超越包容

    国医大师路志正的儿子路喜善代表父亲参加悼念会,“父亲得知陆老逝世很悲痛,昨夜写悼辞写到12点多,修改了好几稿。”其中有一段写道:先生坚持中医思维,精于四诊、又参西学,说理细微、辨证详明,处方遣药、理法一脉相贯,效果显著。这学验俱富、敢于担当的学风,令人钦佩。

    陆广莘早年聆听陆渊雷“发皇古义,融会新知”的教诲,遵从章次公“欲求融合,必先求我之卓然自立”的期望,勤求博采,强调卓然自立基础上的超越包容。他认为,对西医疾病分类学诊疗思想的结论,中医要“心知其意,不为所囿”,才能充分发挥中医的学术优势,解决临床难题。

    诸国本说:“陆老总是从哲学和世界的角度看待中医问题。中医界人读陆广莘的文章,有时会感到陌生的‘洋味’;哲学界人读他的文章,则会感到新鲜的‘土气’,但他确实为中医界讲清了许多难以讲清的问题。”

    上午9时,遗体告别仪式开始。悼念大厅门口两侧摆放着国医大师邓铁涛和朱良春写来的唁函。正厅两旁摆满花圈挽联。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李慎明,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王国强,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副局长吴刚、于文明、马建中等送来花圈挽联。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副局长、中国中医科学院党委书记王志勇参加遗体告别。

    陆老遗体安卧在鲜花翠柏丛中,面容安详,身旁黄白相间的菊花犹如一只只依依不舍的手臂,想要挽留住老人远去的脚步。

    10时,陆老遗体离开告别大厅,一代大师从此远去,留下宝贵的医学遗产与人们对他无尽的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