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辅周医案——寒喘

  薛XX,女,2月,1961年3月15日因发热、烦躁、喘促住入某医院。
  
  住院检查摘要:两肺满布水泡音,体温39℃,脉搏180次/分,呼吸80次/分,面青,口唇青紫。临床诊断:重症肺炎。
  
  病程与治疗:会诊时,患儿身热无汗,烦躁不安,喘促而面青黯,舌淡,苔白微腻,脉浮数,属感受风寒,肺卫郁闭,治宜辛温解表。
  
  处方:
  
  麻黄三分 杏仁八分 甘草二分 前胡五分 桔梗五分 僵蚕一钱 葱白(连须)一寸
  
  次日复诊:患儿体温微降,手心润,面已红润,微烦躁,喘促减,舌质微红,腻苔减,脉细数,原方加生石膏一钱,再服一剂。
  
  三诊:热退,喘平,烦止,微咳有痰,舌淡无苔,脉滑,此表邪已解,肺胃未和,宜以调和肺胃,清气化痰善其后。处方:
  
  法半夏一钱 化橘红八分 甘草三分 川贝一钱 杏仁一钱 竹茹一钱 枇杷叶二钱 服后,诸证悉愈,观察二日出院。
  
  按:本例初起病情虽重,但治疗及时,蒲老抓住身热无汗、喘促而面青黯,舌淡,苔白微腻等症候,诊为风寒闭肺之寒喘。急以微辛微温之剂,解散风寒,适中病机,故能迎刃而解。若只谓肺炎属风温范畴,又当春令这时,而只用辛凉,则表不解而肺卫愈闭,将延误病程。